权威媒体 西安门户
重庆天才轮滑少女 有个冰上世界冠军梦
来源:重庆晚报 时间:2019/02/12 15:40

  重庆天才轮滑少女有个冰上世界冠军梦

  ▲与中国国家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合影

  ▲雪上英姿

  ▲苦练短道速滑技术

  石诗琪轮滑场上总是一马当先

  ▲如果石诗琪(左)体能提上去,会有更大的进步。

  今天,石诗琪就要离开重庆回到吉林省长春市继续自己的训练。这个春节假期,她在大渡口区的家中待了10天,而距去年8月她作为重庆的独苗,通过冰雪运动“三跨”(跨界、跨项、跨季)选材的双板自由滑雪考核已过去近半年。从那时起到春节前,石诗琪就没回过家,迎接她的是一次次集训——这对一个今年才11岁的小姑娘来说是有点残忍,但谁让她是重庆目前唯一的短道速滑选手呢?

  冰雪奇缘

  短道速滑应该是中国冬季运动的最强项目了,涌现出杨扬、王濛、周洋、范可新、武大靖、韩天宇等一大批世界冠军,特别是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,中国一举囊括女子短道速滑4枚金牌,创造了世界短道速滑的历史。然而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中,几乎没有来自山海关以南的,更不要说见一次雪就稀罕不已的重庆主城了。

  几年前,重庆的冰雪运动仅限于商场里的溜冰场和高山的滑雪场,只靠社会力量进行着少儿滑冰、冰球的培训。在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和3亿人上冰雪的号召下,重庆的冰雪运动也有了变化,最显著的变化是开展项目的正规化和有了专业运动员。

  具体到短道速滑项目上,就是石诗琪了。她参加了在重庆举行的冰雪运动跨界跨项跨季选材,按照当时的测试项目,有单脚平衡、平衡球、靠墙静蹲、3米跳台跳等项目——没错,这些是为了选拔双板滑雪的人才。

  从容应对,收获喜讯,石诗琪入选了,当时全国通过测试的同龄人有数百人,她也并不知道这次入选的意义——她是西南地区唯一的一个。

  之后赴石家庄集训,经过层层选拔,从数百人到29人的国家集训队,再经历淘汰,石诗琪进入最终的9人集训名单。

  轮滑公主

  石诗琪能有这样的表现,许多人都不意外,毕竟这些测试主要考的是平衡感和爆发力,而她本身的训练项目跟这些息息相关。

  从4岁时夺得重庆市全民健身运动会的冠军开始,她就几乎没有让重庆乃至西南地区的速度轮滑冠军旁落过。父亲石昌源记得很清楚,“那年在黔江(当年全市全民健身运动会举办地),颁奖的时候一看,她还没领奖台高,都是颁奖嘉宾把她抱上去的。”

  4岁拿到全市冠军倒算不得厉害,毕竟这类比赛分年龄段,全重庆的4岁小孩总该有个最突出的。“入行早”是石诗琪占得先手的一大原因,小时候她的身体比同龄人稍弱,父母希望能找一项运动让她锻炼身体。2岁多的一天,在经过家附近的广场时,小诗琪看到了一群正在学习轮滑的哥哥姐姐,顿时起了兴趣,看得入神不愿离开,还嚷嚷着自己也要滑。教轮滑的教练看了看,觉得孩子太小不敢收,叫她3岁后再来试试。可小诗琪迫不及待了,还差2个月满3岁,就穿上了轮滑鞋。

  在同一年龄组领先不算领先,但能随着年龄增长一直领先,就是石诗琪的过人之处了。在她学轮滑的8年多时间里,同龄的孩子换了一拨又一拨,因为练习的确累,心性不成熟的孩子很容易放弃。可这样的话,石昌源夫妇从没听女儿说起过。“你说能不累吗?进幼儿园之前,有时间就往广场跑;上学之后,周末要上南山去训练,那时家里没车,坐往返3个小时的公交,但她就从来没中断过;假期别的孩子这里玩玩那里耍耍,她就是这里训练那里比赛。”妈妈李军形容,女儿的成长就没离开过轮滑,累!

  痛,则是父亲的感触。石昌源记得2015年那段时间,每天训练比赛下来,女儿的脚后跟都被磨得稀烂,膝盖上是各种摔过留下的疤痕,“每天给她缠绷带,穿护膝、护踝要花至少一刻钟时间,前一天刚结了疤,第二天练下来又有新伤,做父母的心里痛,可她就是没打过退堂鼓。”

  回到原点

  因为喜欢,所以投入,得到的回报就是赛场的上佳表现,在西南地区的比赛中,石诗琪早已是“大魔王”级别了。几年前,但凡有同龄比赛,其他选手家长只要一翻参赛名册,看到石诗琪的名字,就要大喊不好。这也引起了四川省绵阳市一位老教头的注意——年过六旬的贺培诚,是中国国家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的启蒙教练,在北冰南展开始之前,就已经在南方开始了挖掘培养冰上人才的探索。

  贺培诚有意栽培,但石诗琪的父母却犯了难,虽然贺培诚的水平有目共睹,但孩子毕竟年纪不大,“轮转冰”有没有前途他们也拿不准。不过在2015年夏天,他们还是把石诗琪送去了贺培诚的轮滑集训营,经过一个月的学习后,贺培诚又把石诗琪引荐到哈尔滨上冰训练。一到东北,就把教练马庆忠吓了一跳,“老贺,这孩子以前真的没上过冰?”马庆忠在短道速滑界也名望颇高,王濛和范可新都是他的得意弟子。

  短暂的短道速滑接触,石诗琪只当是一种经验积累,没想到3年之后,这会成为自己的主项。

  原来,在进入三跨选材双板自由滑雪的9人国家集训名单后,石诗琪又去了长春集训,时间紧、任务重,训练的内容中,飞包、过独木桥、空中障碍、空中旋转她都能完成,可唯独要在两周内完成前后空翻,对滑雪零基础的她来说还是太难了。“后来想想可能还是心理上恐惧,技术上可以完成。”回忆起几个月前的国家集训经历,石诗琪并没有感到太多遗憾,因为在教练和重庆市体育局的共同研究下,她的技术特点更适合短道速滑。由此,她以重庆市送往吉林省的短道速滑外培运动员的身份继续留在长春,3年前错过的项目,或许会是今后伴随她一生的运动。

  人小志大

  之前学轮滑的“先手”优势已然不在,石诗琪现在成天面对的竞争,是从小就练短道速滑的东北孩子,甚至于自己在轮滑时积累的经验,在冰场上并不适用,有时还需要调整规避。“举个简单的例子,轮滑靠跑,而短道速滑靠滑,运用的技巧大不一样。”在转练短道速滑的两个多月里,石诗琪花了一个月时间来进行调整转换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月,她似乎又找到了练轮滑时那种“开挂”的感觉——作为初学者,就可以跟专业队里比自己更高一个年龄段的孩子一起训练,在省联赛里跻身前五,要知道,吉林省可是这项运动数一数二的强省。

  “这个孩子爆发力强,又有那种不甘人后的劲头,领滑在短道速滑里是非常累的事,但她总抢着上。”石诗琪如今在吉林省体校的教练、曾经的世界冠军郭伟这样评价。但他同时指出了石诗琪要想再进一步的短板,那就是体能较那些有几年短道速滑基础的孩子差一些,因为在东北,开春后,运动员全部下冰练体能,秋后再上冰,体能储备非常好,“再给她一年时间,把体能提上去,会有更大的进步。”

  2022年北京冬奥会,是中国冰雪运动绝对的焦点,3年时间,这位重庆小姑娘有希望站上那个最高舞台吗?遗憾的是,北京冬奥会时,石诗琪还未满15岁,按国际滑联规定不能参加这一届冬奥会。然而比起年龄,石诗琪更清楚,最大的挑战还是自己的水平能不能进一步得到突破,因为竞技体育总是靠成绩说话。

  临走的时候,记者问她有什么目标。石诗琪思考了很久,爸爸在旁边提醒,“你们集训的时候,教练不是让你们自己写了吗?”石诗琪摇了摇头,“当时写的要当全国冠军。”

  “那现在呢?”

  “世界冠军!”

编辑:张楠

  电脑版
      @2000-2018 西安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