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威媒体 西安门户
脱贫攻坚| 陇县聚力“摘帽后:”发力“摘帽后的续航”
来源:陕西网 时间:2019/08/14 10:05

  核心提示:自然资源匮乏、区位劣势突出的陇县,摘掉穷帽后,靠什么持续发展不返贫?这个问题,陇县与脱贫同步布局,迈出实质步伐。

  2017年,尚未脱贫的陇县成为国家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。全县10个镇104个行政村依次完成改革。

  全县共清查集体资产5.6亿元,确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3.02万人,发放股权证53233本。

  温水镇的火烧寨村建起了82千瓦的光伏发电站,冬季一个月能收入3300元。

  铁塬村投资20万元发展林麝养殖,保底分红14万元,向贫困户分红9.8万元。

  越来越多的集体资产从沉睡中醒来,村集体经济收入从无到有、从少变多,农民财产性收入不断增加,“碗好不如面好,只有不断壮大村集体经济、提高村民收入,才能从根子上解决贫困。”县委书记杜长生说。

  2018年,全县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累计分红438万元。

  蜜蜂养殖冯雪峰|摄

  摸清的“家底”

  铁塬村是天成镇第一个进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村,提起2017年8月9日,村党支部书记陈全德印象很深,因为“一开始听得一塌糊涂”。

  清资产、定成员、量股份、创实体、建机制,在陈全德看来,虽然就是几句话,做起来不好做。因为是第一家,也没有可以商量学习的对象,好在当时镇上农经干事是驻村第一书记,铁塬村的第一枪,从成立小组摸底排查开始。

  要想让大伙享受到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带来的红利,首先就是要确认股民身份。

  以户籍设置股权、2017年12月31日为时间节点的原则,陇县各农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实施静态管理,增人不增股、减人不减股。

  铁塬村在定成员时,按“有法依法、无法依规、无规依民”进行集体经济成员身份确认。

  “结婚的户口转入不转入,大学生出去上学了,户口怎么办?当兵的士官户口怎么办?”在东南镇纸沟村“确员”时,群众意见大,互相有异议,村党支部书记高治成说,自己也很困扰。

  最终,县上提出方案,纸沟村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标准,每一项都明确解决办法。

  “目前,全县共颁发股权证书53233份,建立了农村集体资产管理平台,股权管理信息化也基本实现。”陇县农业局局长程保卫说。

  为了摸清“家底”,对村级账内资金资产、债权债务采取以账找物、以物对账的方式,确保“账据、账账、账款、账表、账实”五相符,清查集体资产。

  经过一个月的清产核资,铁塬村确立了人口股和扶贫优先股两种股民身份,全村440户1617人,经营性资产203万元,资源性资产7432亩……

  当年10月31日,铁塬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正式成立,村集体经济主要以奶山羊、中蜂养殖、食用菌和旅游为主。2018年,全村集体经济收入55万元,贫困户户均分红803元。

  “通过清产核资,摸清了家底,通过产权制度,让全体村民有了获得感。”县长赵甲宏说。

  “增值”的制度

  在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之后,陇县成立了104个村股份经济合作社,各村资源资产有限,唯有最大化增值,才能实现脱贫不返贫。

  天成镇首个完成产权制度改革的铁塬村,因为紧靠关山景区,土地资源有限,把光伏发电板建在了奶山羊的羊舍上,成立了百汇光伏发电公司。

  最近,铁塬村还在筹备建立水厂,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拿出10万元,利用帮扶单位注资的100万元,依靠铁塬村良好的水质,做桶装纯净水,建成后预计收益3000万元,铁塬村分红可得450万元。

  在东风镇下凉泉村,村里盘活了360亩的粮改饲基地,利用收麦后的100天时间集中种植饲料玉米,每亩产量约在三到四吨,按照1吨310元卖给羊场,仅仅三个月就收入19万元。“等到把草卖了,地犁了,再把麦种上,可以循环获利。”村党支部书记葛建军说。

  利用产业扶贫资金与企业合资经营,每年享受7%的分红,是陇县大多数村集体主要采取的方式。

  温水镇火烧寨村,是全省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村,经过清产核资,村集体资产共有625万元,股民代表大会之后村里确立了四项集体产业,包括了之前的食用菌、中蜂、光伏、烤烟四项优势产业。

  推广到全县的“借袋还菇”起源于温水镇,火烧寨村与宏盛农牧公司共同投资了250万元,建起了50座香菇大棚,企业按照投资的7%分红到村股份经济合作社,其中30%留存集体,70%向贫困户分红。

  也有村集体采取村上自己干,企业保两头的模式,企业主要负责广告营销和技术支持。梁甫村党支部成立绿源苹果专业合作社和盛源果品公司合作,合作社对贫困户进行技术培训,并负责解决销路。“次果卖给盛源果品做果汁,好果卖出去,我们现在也有了电商销售,今年能实现户均分红2000元。”梁甫村第一书记陈宏科说。

  下凉泉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流转土地300亩,投资288万元和盛源果品建成了黄桃草莓园,一亩保底收入4000元,扣除施肥、采摘等成本15万元,获利105万元。

  “不能把园子一建,贫困户钱一分就完了,把启动资金挣回来,产生利润再分红,再谋划下一步产业。”村支书葛建军说。

  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立也促进了各村互助资金协会的发展壮大,给贫困户产业启动添一把柴。

  天成镇张家山村是宝鸡市互助资金协会的试点村,从刚开始的15万元到2018年的70万元,互助资金协会会员217户,借款70万元,放贷率达到了90%。

  村民闫新仓这些年的产业发展多亏了互助资金协会,2011年第一笔5000元贴息贷款,加上别的钱,他买了80只羊,一年挣了14000元。

  一年到期后,他又贷款扩大羊圈和烤烟面积,年收入20000元,2017年,顺利脱贫。

  现在,天成镇全镇六个村都拥有了互助资金协会,产业发展进一步壮大,并向全县推广。

  关山草原上的骑马游客冯雪峰|摄

  “多源”的收入

  “当年把秋菊他男人抬出去的那个镜头,里面有个抬担架的就是我。”秋菊山庄的卢福德最近终于能歇口气,跟邻居唠唠当年《秋菊打官司》在他家拍摄的趣事,卢福德所在的石尧河组在关山牧场景区内,风景优美,全家收入主要依靠养殖中蜂,“一年多了就是10000块钱。”

  铁塬村的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后,老卢被聘为社里的技术员,从4月开始就要忙着放蜂、培育、取蜜,负责一个蜂场180箱中蜂,忙了四季,老卢挣了3万元工资。

  因为靠着关山牧场,关山旅游公司流转村上150亩土地,建成百亩花海,贫困户可以到基地打工增收,还有关山旅游公司的债券基金分红,2018年户均分红800元。

  “一开始不太明白,光看地都收了,害怕没什么收入。”村民许红果这两天正在收拾家里的向日葵和葡萄地,2018年一年,她家享受了五次分红,总计2000多元。

  关山牧场重新开业后,许红果的收入和旅游黏得更紧了,家里的葡萄不用再运往县城,过往的游客都供不应求,一个月起码能收入3000多块。

  三年时间里,铁塬村人均纯收入由3400元上涨到9700元。

  “逛仨”,是陇县方言,指不务正业,天天混日子的人。

  梁甫村的脱贫典型焦小平,原来就是个“逛仨”,村干部天天追在后面,单独给他开产业落实会,但每项产业都不入他的眼。

  自打村里成立了股份合作社,又成立了技术合作社,党员带头种烤烟,从2月育苗、5月移栽、到6月烘烤、9月收购,全程技术指导,最终带动20余户贫困户种到了500亩。

  焦小平看着眼热,贷款5万元贴息贷款,种苜蓿、搞养殖。2018年,焦小平推了家里土坯房,盖起了两间砖房,从闲人变成了脱贫典型。

 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但拓宽了村民收入的方式,也拓宽了增收的思路。

  三里营村党支部副书记苟明生得知,去年邻村的西瓜不光卖了个干净,还缺货400吨。今年,三里营村利用350万元产业扶持资金,建起了500亩的西瓜大棚。

  苟明生说,这次村里种西瓜,重要的是改变了大家的种植观念。过去,村里除了烤烟,地里再没有其他效益。种瓜后,村民把土地流转,一亩地有850元的固定收益,算上务工,收入实现叠加。

  目前,150户贫困户在瓜棚里务工,最多的今年已干了100天,光工资就收入8000多元。

  通过召开股民代表大会,三里营村还准备在附近再找一片地,拓展瓜棚面积。到了七八月,烤烟和西瓜都到了用人高峰期,还要到外地招工。

编辑:王晗璐

  电脑版
      @2000-2018 西安网 版权所有